观点

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肝脾肾同治法辨证治疗2型糖尿病

 

  糖尿病(DibaeteSmellius,DM)是一种与遗传因素、环境因素等多因素相关的慢性、全身性内分泌代谢疾病,其中2型糖尿病患者占DM总人数的80-90%。随经济的发展、人口老龄化、生活方式的改变,2型糖尿病的发病率在快速增长,其死亡率仅次于心血管病和肿瘤,其各种急慢性并发症波及全身多个脏腑器官,严重地威胁着人类健康和生命。因此防治糖尿病的工作重要且艰巨,而中医药在2型糖尿病的防治过程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我们根据多年的临床体会,深入研究了现代医学对该病认识并系统梳理了古人的传统认识和现代医家的经验,发现并提出了该病的中医辨治必须立足肝脾肾,分清主次而三脏同治的脏腑辨证的理论。

  1、糖尿病不等同于中医的“消渴病”

  既往2型糖尿病的治疗多从消渴病的三消分治来认识和辨治,而我们通过临床实践发现消渴病与糖尿病只能是部分交集关系而不是等同关系;二者在病因病机,临床表现、治疗理念及模式等方面均表现出一定的交叉,如消渴病的是以阴虚燥热为主要病机,以从肺、脾、肾入手的三消辨治为主要治疗模式的论治体系。而糖尿病的中医治疗源起于消渴病又有新发展,是以气阴两虚为主要的病机认识;在承认三消辨治的同时又崇尚辨证分型论治;形成了从脏腑辨证入手,注重益气养阴又兼顾瘀血痰湿、毒邪的治疗格局。临床表现方面消渴病是指以渴饮、易饥多食、多尿为代表症状的一类疾病,而2型糖尿病典型的“三多一少”的表现在临床上并不多见。因此,2型糖尿病的中医治疗应该根据疾病自身的病因病机特点,进行有针对性的辨证论治。

  2、糖尿病的根本病机为肝脾肾三脏功能失调

  糖尿病是全身性疾病,不仅病因复杂,起病时就表现为多脏同病的特点,且更有病情发展累及诸脏的病传规律。所以,只有从五脏皆受其病和五脏相关的角度出发,才能全面把握糖尿病的病机。中医学早已认识到糖尿病是累及全身各脏的一类疾病。《内经》已明确指出“五脏皆柔弱者,善病消瘅”、“此肥美之所发也,肥者令人内热,甘者令人中满。故其气上溢,转为消渴”、“怒则气上逆,胸中蓄积…血脉不行,转而为热,热则消肌肤,故为消瘅”、“凡治消瘅……肥贵人则膏梁之疾也”等等,从而从五脏柔弱、饮食失节伤脾、情志失调伤肝、气滞血瘀化热、脏腑病传、素体肥胖等诸方面指出了糖尿病的病变涉及诸脏,后世历代医家对其易病变为“偏枯”、“聋盲目疾”、“肺痿痨嗽”、“昏眩”、“四肢痿弱”等的论述亦证明了糖尿病往往波及诸脏病变,然而在诸脏病变中,以肝脾肾三脏功能失调最为关键。 就糖尿病发病情况来看,其致病因素主要有三:一为饮食不节,过食肥甘,损伤脾胃;不良的饮食习惯损失了脾胃功能,多食各种油脂类食物、美味甜食、碳酸饮料或膨化食品等,超出了脾胃的运化能力范围。一为情志不畅或精神刺激,郁怒伤肝,现代社会快节奏的生活方式、激烈的竞争关系、复杂的人际交往,加重了人们的心理负担,使人们心身处于高度应激状态。临床观察和实验证明,各种因素引起的紧张情绪、精神抑郁等与糖尿病的发生发展有一定的联系。一为素体亏虚又房劳过度伤肾。脾主运化,脾胃被伤则运化失职,一方面清气不升精气下流而正气日亏,一方面可因水湿不化蕴生湿热;肝主疏泄,肝伤则疏泄失司,既可影响脾的运化,又可气郁化火而耗伤阴津,还可因气机不畅致气滞血瘀;肾主封藏和固摄,肾精被伤则一方面可因阴虚生热而热更伤阴,一方面可因气虚不能固摄致精气外泄。所以,从糖尿病的发病特点来看,无论是先伤于肝、脾、肾任何一脏,势必是渐次波及三脏致三脏同病从而导致糖尿病的发生。 就临床表现,及病机与现代生理病理研究而言,其中医的病理定位离不开脾,糖尿病主要表现为糖、脂肪、蛋白质等三大代谢的紊乱,这些物质按中医认识皆属于水谷之精微,靠脾的运化而布散全身,其不能正常代谢,应责之于脾的运化失职。糖尿病的发病与生长激素、皮质醇的异常分泌有关,而中医认为肾为先天之本,主生殖发育,故与遗传因素有关的疾病和与生长激素、皮质醇分泌有关的疾病的辨证当不离乎中医的肾。另外,糖尿病的症状之一是有糖自小便排出,又理应责之于肾失固摄;再者,2型糖尿病的发病率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升高,六十岁以上达到高峰,亦正与中医所说的年老肝肾虚衰相吻合。精神刺激是该病的诱因之一,在精神刺激等应激状态下,交感神经受刺激而诱发糖代谢紊乱,且糖尿病患者自始至终均有高凝倾向存在,属于瘀血现象,又当责之于肝失疏泄,气滞血瘀。同时,我们团队运用客观的统计学方法,通过对2501例2型糖尿病的回顾性研究,发现2型糖尿病的脏腑定位都在肝脾肾。由此可见,从现代医学角度来看,肝脾肾三脏功能失调与2型糖尿病发生发展密切相关。

  3、肝脾肾三脏同调辨证治疗2型糖尿病

  2型糖尿病发病时无论是何种原因先伤于肝、脾、肾任何一脏,均势必是渐次波及其他两脏,而形成肝脾肾三脏同病的状态,导致正虚与湿浊、血瘀、燥热互见而发为糖尿病。晚期出现各种并发症虽涉及多脏腑失调,但仍以肝、脾、肾失调为病本。同时基于现代医学认为2型糖尿病病理改变是胰岛素相对不足、高血糖和胰岛细胞功能受损等的特点,在中西医结合的理念指导下,创建了先脏腑定位,再气、血、阴、阳、寒、热、虚、实、痰、湿、瘀、毒等定性,再定位定性合参,辨析标本病传、根据肝脾肾发病的主次先后及兼挟证的轻重缓急,确定理法方药的脏腑辨证治疗2型糖尿病的新模式。同时,在辨证立法,依法定方的过程中,既考虑到传统中药的升降浮沉、四气五味、归经、功效的特性,又结合了中药现代药理作用进行选药配伍,紧紧围绕调节肝脾肾三脏功能这一主旨来治疗2型糖尿病。本研究团队提出的以“肝脾肾三脏同病,立足于中医脏腑辨证,兼顾其兼挟证的相互关系”来论治2型糖尿病的模式,并创制了肝脾肾三脏同调的系列方剂。 我们通过多中心大样本的临床观察发现,以肝脾肾同治为法组方的系列方药(降糖消渴1方:以益肾平肝为主,健脾为辅,气阴两补佐以清热祛湿活血。适应证:凡以头晕头胀、两目干涩、视物昏花、筋弱无力或肢麻筋挛表现突出者,证属脾肾气阴两虚兼肝阳偏亢,且肝阳上亢为主,故治以养肝平肝为主,滋肾健脾为辅。降糖消渴2方:以疏肝为主,健脾益肾为辅,气阴两补佐以清热祛湿活血。适应证:凡以情志抑郁、胁肋不舒、胸闷喜太息、心烦易怒等表现突出者,证属肝郁气滞为主,故治以疏肝行气为主,健脾益肾为辅。降糖消渴3方:以健脾为主,疏肝益肾为辅,气阴两补佐以祛湿活血。凡形体偏胖、血脂偏高、四肢乏力、腹胀或泄泻、舌苔厚腻表现突出者,证属脾虚湿盛为主兼肝郁肾虚者。故治疗以健脾祛湿为主,滋肾疏肝为辅。)在辅助降低糖尿病患者血糖、改善临床症状方面有着确切的临床疗效,并且无毒副反应,安全可靠,进一步验证了从肝脾肾同治角度来辨证治疗糖尿病观点的正确性和科学性。另外,西医治疗难点所在的糖尿病的各种并发症,如心脑血管病、糖尿病肾病、糖尿病神经病变、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等均与肝脾肾功能失调,以及由其导致的血瘀、痰浊、湿热等有密切的关系,调节肝脾肾三脏功能,对于预防和推迟并发症的发生及进程有着重要意义。

  

来源:糖尿病研究中心    发布日期:2013年09月10日